奢侈俱乐部luxury
联系电话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 电话:86 0577 88452307
  • 手机:13526328520
  • 传真:86 0577 85983107
  • 邮编:325024
  • 地址:中国 浙江 温州市龙湾区 永兴街道永乐村富工路1号
雷蒙德?钱德勒:不费事,就没有生意 - 礼拜地理学
发布时间:2018-01-10 17:16

雷蒙德?钱德勒:没有费事,就没有生意 | 礼拜地理学

“我必须走了。我和黑道大哥还有个约会……给我送点花,法宝。野花,蓝色的,就像你的眼睛。”

——《“低俗”小说》

图片均来自于收集

>>雷蒙德·钱德勒历来善于游走于类型小说与纯文学的边缘,以其冷峻锋利的笔锋勾画边沿化的“硬汉”抽象,以“低俗”小说而入驻经典文学殿堂。本文节选自其短篇小说《没有费事就没有生意》,类型小说的终场是否抓人极端主要,而需要挣钱,这笔“生意”可不简略——

1.

安娜·哈尔西是集体重约两百四十磅、一脸温柔的中年男子,身穿玄色定制套装。她的眼睛像是闪闪发亮的黑色鞋扣,面颊俨然牛油般柔滑,色彩也相差无几。她坐在一张黑色的玻璃桌前面,那桌子看上去像是拿破仑的宅兆似的。她抽着烟,用一个黑色烟嘴托着,那烟嘴的长度不亚于一把收好的雨伞。她说:“我需要一个男人。”

我凝视着她将烟灰掸落在亮闪闪的桌子名义,窗户关闭着,片片烟灰在一阵气流中回旋着向前。

“我需要一个面貌俊秀的汉子,足以配得上一位风格文雅的夫人。可他还得足够强健,可能跟一台铲土机过招。我需要一个欢场新手,同时又要像弗雷德·艾伦(三四十年月美国有名笑剧演员)那样口齿聪颖,更伶俐才好,如果他被一辆啤酒卡车撞了,他得觉得那是某个长腿丽人用长棍面包在戳他的头。”

“小菜一碟,”我说。“你需要的是纽约扬基队、罗伯特·多纳特(英国片子演员)和‘游艇俱乐部男孩’(歌手组合)。”

“你可以这么说,”安娜说,“发点小财。一天二十美元,以前也是。我曾经很多年不做经纪了,不过此次我是例外了。我在侦探圈顺风逆水,赚钱却不惹火烧身。让我们看看格拉迪斯对你的印象若何。”

她将烟嘴倒置个标的目的,轻小扣击一台伟大的黑色镀铬旌旗灯号器上的按键。“敬爱的,出去把安娜的烟灰缸倒了。”

我们期待着。

门开了,一个穿着比温莎公爵夫人还要富丽的高个金发美男慢吞吞地踱了出去。

她顺风拂柳般地穿过房间,清空安娜的烟灰缸,拍了拍她那圆润的面颊,向我暗暗抛了个媚眼,便走出去了。

“我想她酡颜了,”门打开时她说。“我猜她的脸到现在还红着呢。”

“她脸红了——而我早晨约了达瑞尔·扎纳克吃饭,”我说。“别东拉西扯了。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有损一个女孩的声誉。一个红发男子,长着一双荡气回肠的眼睛。她是一个赌鬼的鱼饵,吊上了一个财主的傻小子。”

“我要怎样凑合她?”

安娜叹了口气。“这是个脏活儿,约翰尼。要是她有任何前科,你就挖出来,扔在她脸上。要是没有——她更有可能是来自坏人家,就由你处理了。你想起来什么了,是吗?”

“我记不得上一个案子了。哪个赌徒?什么富翁?”

“马蒂·埃斯特尔。”

我刚要从椅子上站起身,又想起来近一个月生意很差,我需要钱。

我又坐下了。

“当然,你可能堕入费事。”她说。“我从没据说马蒂在青天白日下杀人,但他也不是善男信女。”

“没有费事就没有生意,”我说。“二十五块一天,最低二百五十,我就接了。”

“还得给我自己留一点,”安娜埋怨道。

“那好。城里的小工多得是。很愉快见到你精神这么好。再见,安娜。”

这回我站起来了。我的命不值钱,可是那点钱还是值的。马蒂·埃斯特尔确实是难缠的家伙,他的身后有辅佐,还有保镖。他住的地方在西好莱坞,位于日落小道上。他不会动粗,可他要是动起粗来,就要出大事儿了。

“坐下,这是一桩交易。”安娜讥嘲道。“我是个又老又穷、破了产的女人,委曲运营一家高端侦察公司,身体走形,不可救药,那就拿走我最后一个子儿,取笑我吧。”

“那个女孩是谁?”我再度坐上去。

“她的名字叫哈里特·亨特里斯(原文Huntress,意为女猎人)——这么看来也是一个极妙的名字。她住在艾尔·米拉诺,北西克莫街1900号楼,一个无比高级的地方。爸爸三十一岁时破产,从办公室窗户跳楼。母亲逝世。在寄宿黉舍的妹妹远在康涅狄格州。这些信息可能会有启示。”

“谁查出这些的?”

“委托人失掉了一叠票据的影印件,是那个傻小子签给马蒂的,金额高达五万块。那个傻小子——他是老头收养的儿子——否定这些单据,孩子们老是这样。于是委托人让一个名叫阿波加斯特的家伙去调查这些影印件,阿波加斯特伪装很擅长这类事。他说没成绩,做了一番调查,可他就像我一样,太胖了,无法胜任跑腿的活儿,于是他加入了。”

“那我可以跟他聊聊吗?”

“我看可以。”安娜的下巴点了好几回。

“这位委托人——著名字吗?”

“孩子,你会有一个惊喜。你可以暗里见他——立刻。”

她再次轻小扣击信号器上的按键。“请吉特先生出去,心爱的。”

“这个格拉迪斯,”我说,“有情人吗?”

“你就放过格拉迪斯吧!”安娜简直是向我尖叫。“她在离婚讼事里对我来说每年价值一万八千块。任何想碰她一指头的人,约翰尼·达尔莫斯,实践上都进了火化场。”

“她总有一天要金盆洗手的,”我说。“我就不能追她吗?”

开门声终止了这场对话。在镶有木板的接待室里我没见过他,因此他确定是一直等待在一间私人办公室里。他显然并不享用。他快步走出去,迅速打开门,然后猛地从马甲中拉出一块八角形的铂金怀表,瞪着它。一头淡色的金发,个子很高,身穿一套细条纹法兰绒套装,剪裁时兴。他的翻领上插着一小朵粉色的玫瑰花花蕾。一张精明而又冷若冰霜的面孔,双眼下方有些许眼袋,嘴唇略厚。他拄着一根乌木拐杖,顶端嵌着银质的柱头。脚上穿着鞋罩,表面看上去有六十好几,不过我猜他实践年纪还要老十来岁。我不喜欢他。

“二十六分钟,哈尔西蜜斯,”他凉飕飕地说。“我的时光非常可贵。由于爱护时间,我能力赚这么多钱。”

“好吧,我们正试图帮你节俭一些钱,”安娜拖长声响说。她也不喜欢他。“抱歉让你久等,吉特先生,可你想见见我筛选的侦探,我只能派人去请他来。”

“他看起来并不是合适我的那一类,”吉特先生说着,厌弃地看了我一眼。“我认为一位名流更能——”

“你不会是烟草路上的吉特先生吧,对吗?”我问他。

他缓缓向我凑近,半举起手杖,他冷漠的双眼似乎利爪一般将我撕碎。“你是在侮辱我吗,”他说。“我——我这种身份的人。”

“请稍等半晌,”安娜启齿道。

“等什么等,”我说。“这家伙说我不是个绅士。也许对他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这样说没错——可像我这种身份的人素来没有遭到过他人邋遢的攻打。他配不上。当然了,除非他不是有意的。”

吉特先生挺直腰板,火冒三丈地瞪着我。他再次拿出他的怀表,看了看。“二十八分钟了,”他说。“我报歉,年青人。我有意触犯你。”

“这很多多少了,”我说。“我早就晓得你不是烟草路上的吉特先生。”

这话差点又让他发生,可他忍住了。他不太断定我是什么意思。

“趁咱们在这儿,问一两个成绩,”我说。“你乐意给这个叫亨特里斯的姑娘一点钱吗——作为弥补?”

“一个子儿也没,”他厉声说。“我为什么要给她?”

“这是一种默契。假设她跟他结婚。他会继承到多少钱?”

“今朝,他每个月能从他母亲、我已故老婆设破的信任基金里失掉一千美元。”他垂下头。“他长到二十八岁时,就会继续更多的财产。”

“你不能因为那个女孩的打算而责备她,”我说。“至多这段时间不成以。马蒂·埃斯特尔怎样样了?有什么前提吗?”

他用一只透着紫色血管的手把他的灰色手套捏得皱皱巴巴。“债台高筑。一笔赌债。”

安娜疲惫地叹了口气,将烟灰掸落在桌子上。

“当然,”我说。“可赌徒不会让他人对自己食言的。毕竟,假如你儿子赢了,马蒂会回报他的。”

“我对这个不感兴致,”这个瘦高个儿冷漠地说。

“是的,可试想一上马蒂坐在那儿,揣着五万块现钞。要是不值一钱,他早晨怎样睡得着?”

吉特先生看起来如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有人会应用暴力?”他几乎是出言不逊地暗示道。

“这很难说。他运营的处所十分隐秘,有一帮人跟着。他要斟酌自己的名声。但他身处一个圈套,他懂得人们。事件会产生在——阔别马蒂的住处。马蒂也不是浴室地毯,待着不动的。他会出来,到处走动。”

吉特先生再次检查了怀表,他实在赌气。他啪的一声将怀表甩回马甲里。“这些都是你的事,”他严格地说。“地方检察官是我的一个私人朋友。如果这件事超出了你的才能——”

“是的,”我告诉他。“可你照样还得纡尊降贵来访问我们的街道。即便地方查察官在你的马甲口袋里——和那块怀表在一同。”

他戴上帽子,套上一只手套,用拐杖敲敲鞋子边缘,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我只问成果,看结果买单,”他冷漠地说。“我从不欠款。我有时甚至很大方,尽管他人不以为我是个慷慨的人。我想我们大师能相互体谅。”

他似乎眨了眨眼,而后走出门外。在主动闭门安装的气垫感化下,门慢慢地打开了。我望着安娜,咧嘴一笑。

“很可恨,不是吗?”她说。“我想从他身上赚一笔买一套鸡尾酒酒具。”

我从她身上坑了二十美元——作为预付用度。

2.

我要找的阿波加斯特是约翰·D·阿波加斯特,他在伊瓦尔大街四周的日落小道上有间办公室。我从一个电话亭里给他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声响很厚重。电话那头传来微微的喘息声,好像此人刚刚赢了一场吃馅饼大赛。

“是约翰·D·阿波加斯特先生吗?”

“是的。”

“我是约翰·达尔莫斯,一名私人侦探,当初正在考察一桩你之前接办的案子。委托人叫吉特。”

“是的,怎样?”

“我能过去跟你聊聊这件案子吗——我先吃个午饭?”

“好。”他挂了电话。我断定他是个话不多的人。

我吃了午饭,开车前去那个地方。那是在伊瓦尔大巷的东面,一栋老式的两层修建,门面的墙砖比来刚粉刷过。沿街有几家商铺和一家餐厅。大楼入口就是通往二楼的一段笔直的楼梯。在上面的注销簿上我看到——约翰·D·阿波加斯特,212套房。我上了楼,离开一条广阔笔挺与大街平行的走廊。一个穿着任务服的男人正站在我右手边的关闭的门口。他的额头上系着一面圆形的镜子,向后一排闼,脸上带着一种困惑的脸色。他前往办公室,打开了门。

我走了别的一边,大概走了走廊一半的距离。远离日落小道那侧的一扇门上刻着——约翰·D·阿波加斯特。可疑文件核对人。私家调查员。请进。门一推就开了,通往一间没有窗户的招待室,旁边放着多少把安泰椅、一些杂志跟两个烟灰缸架。房间里有两个落地灯,一个吸顶灯,都亮着。另一侧的门上刻着约翰·D·阿波加斯特。可疑文件核对人。私人。地上的新地毯便宜却厚实。

我打开里面那扇门时,蜂鸣器响了,直到门打开,蜂鸣器才停响。没有任何动态。接待室里没人。里间的门没开。我走上前,听着隔板——外面没有谈话声。我敲了敲门。异样没有回应。我试着去拧门把手。拧开后,我走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有两扇朝北的窗,两侧都拉上了窗帘,遮得结结实实。窗台上积满了灰。房间里有一张桌子、两个档案柜,剩下的就是地毯和墙壁了。左侧另一扇门的玻璃嵌板上刻着:约翰·D·阿波加斯特。试验室。私人。

我想,我也许会记住这个名字。

我所待的这个房间很小。好像对那只放在桌子边缘、肉乎乎的手来说也太小了,它一动不动,握着一支粗短的铅笔,就像那种木匠的铅笔。它的腕子,润滑干净,好像一只碟子。衬衫袖口从外衣中显露,系着袖扣,不太整齐。袖子泰半垂落在桌子远处,无法看清。桌子不到六英尺长,因而他可能个头不高。我所站的地方仅仅能看见他的手和袖子结尾。我静静地往回穿过接待室,关好门,确保无法从里面打开。我关了三只灯,回到那间私人办公室,走到桌子的另一头。

他确切很胖,胖得惊人,甚至比安娜·哈尔西还胖。此刻我能看到他的脸了——看起来就像一只篮球这么大。即便是现在,他仍然神色苍白,令人喜欢。他正跪在地上,硕大的脑袋靠在桌子底下的内角处,左手平放在地上,上面压着一张黄色的纸片。五根肉鼓鼓的手指尽可能地摊开在地,显露黄色的纸片。他看上去恍如是在使劲挤压地板,实践上他并没有。真正支撑他身体的是他自己的脂肪。他曲着身子,压在自己细弱的大腿上,身材的厚重将他支持成如斯:跪在地上,稳稳地固定着。要把他打垮需要好几个杰出的阻击后卫才行。现在想这些可不太好,可我还是这么想了。我抽了点时间,抹抹自己的后脖子,固然明天气象并不温暖。

他头发灰白,修剪得很短,脖子上的褶子就像手风琴普通。他的脚很小,很多瘦子的脚都是如许,他穿了一双锃亮的黑皮鞋,此刻它们侧着斜放在地毯上,聚拢在一同,整齐而恶心。他身穿一套深色西装,西装急需干净。我弯下腰凑上前,手指伸进他脖子上那无限无尽的脂肪中。那儿兴许有条动脉,可我找不到,他也不再须要那条动脉了。地毯上他那两只肿胀的膝盖之间,一块深色的污迹正一直地晕开——

我跪在边上,抬起那肉鼓鼓的手指,上面压着张黄色纸片。手指冰凉,可又不止冰冷,柔嫩,还有些黏腻。纸片是从一本便笺本上撕上去的。要是下面留下信息的话,必定会难看得多,惋惜没有。下面只要含混而无意思的符号,不是单词,甚至不是字母。他受到枪击后试图写点什么——也许他认为他在写些什么——可他拼尽全力留下的只是些鬼画符。

这时,他的躯体垮下了,可那只胖手还紧紧地把纸片压在地板上,另外一只手则握着那支粗短的铅笔。他的躯体嵌入了他那细弱的大腿中,就这么逝世去了。约翰·D·阿波加斯特。可疑文件核对人。私人调查员。真他妈的私人。他在电话上对我说了三次“是的”。

他此刻就在面前。

我用手帕擦拭了门把手,封闭接待室的灯,留着外间的门,这样可以从里面锁住它,分开了走廊,离开了大楼,离开了这个街区。据我所知,没人看见我离开。

3.

安娜告知我,艾尔·米拉诺位于北西克莫街1900号楼。我把车停在经由装潢的前院邻近,走向通往地下车库进口处的淡蓝色霓虹灯告白牌。我沿着安有雕栏的斜坡行走,离开一块晶莹的宽阔地,四处是闪闪发光的汽车,空气凉快。一个穿着整洁、肤色浅黑的黑人衣着一套纤尘不染的连体任务遵从一间通明办公室中走出,显露蓝色的袖口。他的黑发梳得滑顺无比,犹如乐队批示个别一丝不乱。

“忙吗?”我问他。

“有时忙有时闲,先生。”

“我的车停在里面需要荡涤。五块钱洗一次怎样样?”

不见效。他不是那种人。他栗色的双眼变得疑虑重重、冷淡疏远。“这样洗车真是笔好生意,先生。我可以问一下除了洗车之外还有什么请求吗?”

“有一点。哈里特·亨特里斯小姐的车在吗?”

他四下看了看。我瞧见他眼光沿着一排闪亮的汽车游走,最后停在了一辆淡黄色的敞篷车上,就像门前草坪上的茅厕这么不招人注视。

“是的,先生。在这里。”

“我想要她的公寓房间号,想找一条不经过大堂就能到那儿的路。我是一名私家侦探。”我给他看了看徽章,不过却没能逗乐他。

他显露一个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暗澹的浅笑。“对一个打工的人来说,五美元是不少,先生。不外这差了点儿,不敷让我去冒丢饭碗的危险。也就是差了从这儿到芝加哥的这点儿距离,先生。我倡议你省下五美元,师长教师,去尝尝畸形的收支形式。”

“你真是条汉子,”我说。“你长大了盘算干什么——当个五英尺高的架子?”

“我曾经长大成人了,先生。我往年三十四岁,婚姻幸福,有两个孩子。午安,先生。”

他转过身去。“好吧,再会,”我说。“谅解我满嘴威士忌的气息。我刚从比尤特来。”

我沿着斜坡原路前往,在街上晃荡,终于离开了我一开始就该来的地方。我也许明白五美元和一枚徽章是无奈让我在艾尔·米拉诺这样的地方疏通无阻的。

那个黑人此刻大概在打电话。

大楼是一栋宏大的白色石灰泥粉刷的建造,存在浓烈的摩尔作风,前院挂着四个硕大的、曾经腐化了的灯笼,还有巍峨的枣椰树。入口位于L形的内转角,向上的大理石台阶通往一扇拱门,外框嵌有加利福尼亚式或许洗碟盆式的马赛克图案。

一个门卫为我翻开门,我走了出来。年夜堂倒也不大,跟扬基运动场差未几。地上铺着浅蓝色的地毯,上面还垫有海绵橡胶。踩在地上脚感坚实,我几乎就想躺在下面打滚了。我晃到前台,一只手肘撑在桌上,对面瞪着我的效劳员惨白瘦削,胡子长得能够卡在你的指甲下。他盘弄着胡子,望着我死后一只阿里巴巴的油壶,大得能装下一只山君。

“亨特里斯小姐在吗?”

“我该怎样通报?”

“马蒂·埃斯特尔先生。”

这样做并没有比我在车库时的扮演效果更好。他用左脚支撑,靠在什么东西上。桌子止境一扇蓝色镀金的门打开了,一个沙色头发的大个子走了出来,马甲上还沾着雪茄灰,随意地倚靠在桌子一端,瞪着那个阿里巴巴的油壶,仿佛是在肯定这究竟是不是一个痰盂。

效劳员进步了嗓门。“你是马蒂·埃斯特尔先生?”

“他派来的。”

“这是不是有点差别?先生,我能否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是?”

“可以问,”我说。“但不能说。下面的号令。请见谅我这么执拗,还有这些空话。”

他不喜欢我的礼貌。他不喜欢与我有关的所有。“生怕我不能为你传递,”他冷漠地说。“霍金斯先生,我有件事能听听你的看法吗?”

那个沙色头发的男人将目光从油壶移开,沿着桌子嗖地走到我近身处。

“是的,格里高利先生?”他打了个哈欠。

“你们俩疯了,”我说。“还有你们的密斯友人。”

霍金斯咧嘴笑道。“到我的办公室来,伙计。我们看看能否让你说瞎话。”

我随着他进了那个他刚钻出来的狗窦。外面足够包容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一只及膝高的痰盂以及一盒关闭的雪茄。他屁股靠在桌边,客套地对我笑笑。

“玩得很溜嘛,是吗,伙计?我是这里的保安。说吧。”

“有时分我感到本人玩得溜,”我说,“可有时分我又认为好像烤华夫饼的铁芯,轻飘飘的。”我取出钱包,将徽章给他看,还有我证件照的影印件。

“又是个侦探,哼?”他点摇头。“你打一开端就该来找我。”

“当然,只是我从未听说过你。我想见见这位亨特里斯小姐。她不认识我,但我要和她谈点事,不会吵到大家。”

他向边上挪动了一码半的间隔,雪茄叼在了嘴角另一侧。他望着我左边的眉毛。“开什么打趣?干吗要去谄谀楼下的黑鬼?你经费良多吗?”

“也许吧。”

“我这人好说话,”他说。“不过我必需维护主人。”

“你的雪茄快抽完了,”我垂下头看着烟盒。我拿起两支雪茄,闻了闻,将一张叠好的十美元纸币卷在雪茄下,然后放回原处。

“真不赖,”他说。“你我可以交个朋友。你想要什么?”

“去告诉她,我是马蒂·埃斯特尔派来的。她会面我的。”

“要是拿了回扣就保不住饭碗了。”

“你不会的。可我身后还有小人物。”

“身后是多远?”

我刚想伸手去取回我的十美元,但他推开了我的手。“我就冒一次险,”他说。他伸手去取他的德律风,接了814房,嘴里哼着小调。他的哼哼声听起来就像是一头生了病的奶牛在叫嚷。忽然他的身子前倾,脸上堆出甜美的笑脸。他的声响慢慢流淌出来。

“亨特里斯小姐吗?我是霍金斯,保安。霍金斯。是的……就是我霍金斯。当然,你见过许多人,亨特里斯小姐。这样,在我办公室里有一位先生带了埃斯特尔的口信,想要见见你。没有你的容许,我们不克不及让他上去,因为他不乐意流露姓名……是的,霍金斯,这里的保镳,亨特里斯小姐。是的,他说你不意识他自己,不过我看这人还牢靠……好的。多谢,亨特里斯小姐。这就让他上楼。”

他放下听筒,轻轻地拍了拍电话机。

“你就只差点儿布景音乐了,”我说。

“你可以上去了,”他模模糊糊地说。他心猿意马地伸手去拿雪茄盒,收好那张纸币。“真是团体精,”他平和地说。“我每次一想到那个女人,就不得不到里面溜达一圈。我们走吧。”

我们再次离开大堂,霍金斯送我到电梯,使了个眼色,让我进了电梯。

电梯门打开时,我瞧见他向入口处走去,大略是要出去散步一圈了。

电梯里的地板上铺着地毯,墙上挂着镜子,还有直接照明。轿厢柔和地慢慢回升,就像温度计中的水银一般。电梯门悄悄地打开了,我散步于被用来当做走廊地毯的青苔上,离开一扇下面刻着814号的房门前。我按了边上的一个小按钮,室内铃声叮当直响,门开了。

她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羊毛裙,头上一顶斜戴的帽子垂在耳边,活像一只蝴蝶。双眼距离略宽,旁边仿佛留下思考的空间。它们是一种天金石的蓝色,头发则是暗白色,仿佛一团被压抑的火焰,不过仍旧危机重重。她个子很高,不太可恶。脸上浓妆淡抹倒也恰到好处,手上正指着我的卷烟上装着一个吸嘴,大约三英寸长。她看上去并不凶,可她仿佛曾经听到了一切谜底并记下了她认为自己可能以后会用得着的那些。

她冷酷地望着我。“好吧,有什么口信,棕眼睛小子?”

“我得出来说,”我说。“我从不站着讲话。”

她淡然地笑了,我挨着她的烟头,走进了一间狭长的房间,外面有大批优美的家具、窗户、窗帘等等。一块屏风后,壁炉里的火正熊熊焚烧,瓦斯罐上有一大块原木。这个美丽的壁炉前有一张英俊的玫瑰色长沙发,一条丝质的西方地毯挂在后面,边上的矮桌上摆着苏格兰威士忌,加上冰桶里的冰块,一切都让人觉得门庭若市。

“你最好来一杯,”她说。“手上没有一杯酒的话,你大概也不能讲话。”

我坐下,去拿那瓶威士忌。那女孩则堕入另一张椅子中,跷着二郎腿。我想到了霍金斯在里面溜达。我可以将心比心地清楚一些他的主意了。

“这么说你是马蒂·埃斯特尔派来的,”她这么说,并没有拿起羽觞。

“从没见过他。”

“我曾经料到了。在耍什么把戏,伙计?马蒂·埃斯特尔可是会很想听听你怎样打着他的旗帜冒名行骗的。”

“我的脚都在颤抖。那你为什么放我下去呢?”

“猎奇。我随时都等待像你这样的家伙。我从不躲避费事。你是个侦探,对吗?”

我点了一支烟,点点头。“私家侦探。我想提出一个小小的买卖。”

“提吧。”她打了个哈欠。

“给你多少钱你才违心放过小吉特?”

她又打了个哈欠。“你的话让我——兴趣不大,我没法答复你。”

“别恫吓我了。诚实说,你开个价?岂非这是一种凌辱?”

她轻轻一笑。她的笑容很甜,显露整齐漂亮的牙齿。“我现在是个坏姑娘,”她说。“我不用开价。他们曾经带给我了,还系着丝带。”

“谁人老头有点难缠。他们说,他的水很深。”(此处俚语意指“有影响力”)

“水又不值钱。”

我点拍板,喝了点酒。很棒的苏格兰威士忌。简直完善至极。“他的意思是,你什么都得不到,只会身败名裂。你会深陷泥潭,不前途。”

“莫非你为他任务。”

“听起来很好笑,是吗?可能会有一个聪明的措施来处理这件事,可我此刻还没想到。你——或许你们,想要几多?”

“五万块怎样样?”

“五万块给你,还有五万块给马蒂吗?”

她哈哈大笑。“那么,你应该明白马蒂不想要我掺和他的生意。我只是考虑我这头。”

她双腿换了个方向。我在酒杯里又加了块冰。

“我考虑的是五百,”我说。

“五百?”她一脸怀疑。

“美元——不是劳斯莱斯。”(发音近似)

她畅怀大笑。“你逗我。我应当叫你去死吧,可我喜欢你那棕色的眼睛。暖和人心的棕色眼眸中装点着金色的雀斑。”

“你省省吧,我可一个子儿都没有。”

她浅笑着,在双唇间夹上一支新的香烟。我上前为她点烟。她抬开端,迎着我的目光。她的双眼中闪烁着火花。

“也许我曾经不需要了,”她温顺地说。

“也许这就是他花钱雇那个瘦子的起因——所以你不能支配他。”我再次坐下。

“谁雇了谁?哪个瘦子?”

“老吉特雇了一个名叫阿波加斯特的瘦子。他在我之前担任这个案子。你不认识吗?他明天下战书被干失落了。”

我的口吻很随便,等候着大吃一惊的后果,可她压根儿没反映。她嘴角上挑战的笑颜没有消散。她的眼神没有变更,呼吸间收回一声幽微的叹气。

“这与我有关联吗?”她安静地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谁谋杀了他。事情发生在他的办公室,半夜或是稍晚一些的时分。这可能与吉特的案子没有关系。不过发生的机会太寸了——就在我接收这件案子之后,要找机会与他面谈之前。”

她点点头。“我明确了。你认为马蒂会做这样的事。当然,你报警了吧?”

“我当然没有。”

“你在那儿错过了一些机遇,伴计。”

“是的。可让我们谈谈价钱,最好是不高的。因为无论差人怎样应付我,他们知道整件事——要是他们知道的话,他们对付马蒂·埃斯特尔和你下手只会更重。”

“有点讹诈的意思,”那女孩冷淡地说。“我想我可以这么说吧。别太过火了,棕眸子。特地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达尔莫斯。”

“听着,约翰。我的名字已经上过社会名人录。我的家庭异常面子。老吉特他毁了我的爸爸——一切的手腕都公道正当,就是那种卑劣君子害人的手法——他毁了他,我父亲身杀,母亲去世,我有个小妹妹要送回东部的学校去。也许我并不他妈的在意怎么赚钱来照料她。也许当前某一天我也会照顾老吉特——即使我不得不与他的儿子成婚。”

“继子,收养的儿子,”我说。“根本没有血统关系。”

“这还是会狠狠地损害他,伙计。这男孩几年后就会失掉一大笔钞票的。我会做得更绝——即便他曾经在酗酒了。”

“你在他眼前不会这么说,女士。”

“不会吗?看看你前面,傻帽。你早该掏掏耳屎了。”

我站起身,敏捷向后转去。他站在离我约四英尺的地方。他之前从某扇门里出来,轻手轻脚地走过地毯,我始终忙着耍小聪慧,基本没有留神到他。他身材魁伟,一头金发,穿戴一身毛糙的燕服,开领衬衫上围了一条领巾。他脸色苍白,目光闪耀,不过却没有聚焦在任何货色上。他有点儿醉得过早了。

“趁你还能走路,快滚吧,”他向我冷笑道。“我都闻声了。哈丽随意怎样说我都行。我喜欢。快滚,否则我打落你的牙齿叫你咽下去。”

女孩在我身后大笑。我不爱好这笑声。我向这个大块头金发男孩走近一步。他眨了眨眼。只管他身强体壮,倒是个羊质虎皮。

“揍他,宝贝儿,”那女孩冷酷的声响在我背地响起。“我喜欢看这些硬骨头哈腰讨饶的样子。”

我回头向她抛了个媚眼。现实证实这么做大错特错。他或许发疯了,可他依然能撞倒一堵墙。我正回首的时分,他揍了我。他狠狠地揍了我一拳,打在了我的下颌后端。

我往旁边打了个趔趄,试图蜷缩腿,不过仍是滑倒在了丝质的地毯上。我头朝下向前爬升了一会儿,脑壳究竟不如撞上的家具这么硬实。

糊里糊涂地过了一会儿,我瞧见他的红脸高高在上地在讥笑我。我想我对他有点负疚——即使在此时。

暗中袭来,我得到了知觉。

完全故事可看

?

“低俗”小说(钱德勒短篇小说选集上、下)

[美]雷蒙德·钱德勒着

黄雅琴宋玲宋佥译

上海译文出版社| 2017年07月

 

雷蒙德·钱德勒(1888—1959)

这个名字彻底转变了古代侦探小说的面孔。在他那支让言语跳舞的妙笔下,侦探小说不再是为严肃文学所藐视的消遣读物,而是一跃成为了一门真正的艺术。他的七部长篇小说,六部被改编为好莱坞经典电影。他笔下的主人公菲利普·马洛早已成为私家侦探的代名词:漂亮英勇又愤世嫉俗,看穿尘凡又怜香惜玉。那座已经浮华又罪行、喷鼻艳又龌龊的“天使之城”洛杉矶因他而凝固成为一件时间的浮雕。他不只仅是一流的侦探小说家;他是一位载入史册的文学巨匠。

本书为钱德勒全体13部短篇小说结集。钱德勒以创作严正文学的心态去看待这些“低俗、廉价”小说,甚至于在它们结集出书后仍修正不辍,旨在寻觅“一种雅俗共赏的伎俩,既有正常人可以思考的水平,又能写出只要艺术小说才干发生的那种力气”。

责编:万虚舟


文字之美,精力之渊。浏览更多好书、好文章,请搜寻存眷凤凰念书微信大众号(ID:ifengbook)

Copyright 2017 奢侈俱乐部luxury All Rights Reserved